济南有找自然受孕的吗

近日,有媒体接到家长投诉,“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”沈阳直营店已停业失联。据悉,投诉的家长损失在1~4万元之间,初步统计,受损失家长有上百名,涉及资金超200万。 NYC纽约国际...

近日,有媒体接到家长投诉,“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”沈阳直营店已停业失联。据悉,投诉的家长损失在1~4万元之间,初步统计,受损失家长有上百名,涉及资金超200万。


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起源于美国纽约,主要为全球0—7岁儿童及家庭提供早期家庭教育解决方案。该机构于2012年进入中国,截至目前已在国内开设了200多家中心。


俱乐部闭店,涉及资金200多万



据投诉家长表示,去年12月,其据朋友介绍,了解到这个俱乐部。鉴于该机构是全国连锁的,感觉相对比较靠谱,再加上当时俱乐部正在做活动,优惠力度较大,便给孩子报了名。


然而今年3月4日,家长们就收到了俱乐部发来的闭店整修信息。


图源:北国网


俱乐部表示,由于疫情原因,机构资金亏损严重,再加上租金、运营等费用,目前机构已承受巨大负债,已被迫进入闭店流程。至于家长剩余的课程,机构会将其转至其他早教中心或机构。


据家长描述,当时俱乐部的客服老师拒不回复家长们的追问,只说将课程转给了另一家早教机构——星摩尔。


然而有家长表示,虽然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的老师称星摩尔会接收转课,但事实上星摩尔是拒收的。


“我朋友在星摩尔,他帮我问过排课老师,都说没有听说这样的安排。”张女士(化名)称自己一直在给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的老师打电话,都说还在沟通中,始终没说确定能转,一直让等着。


张女士告诉媒体,涉事家长们所在的微信维权群已达到412人,共计课时22000多节,涉及资金200多万。目前,家长们一方面在准备起诉材料,另一方面则继续维权让培训机构与其所在的商场给出解决办法。


多地发生“闭店转课”事件



据企查查显示,此次闭店的沈阳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,原名沈阳屹尔乐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,成立于2018年,疑似实际控股人为杨海泉。



图源:企查查


目前杨海泉间接控股的教育类公司有21家,关联风险106条,其中包含合同纠纷、行政处罚以及旗下控股公司被强制执行等风险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这个早教品牌主体为纽克乐博教育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。持股信息显示,纽克乐博教育是沈阳NYC公司的大股东,持股60%。


但是沈阳NYC俱乐部闭店一事,NYC的总部负责人却表示,沈阳的俱乐部只是加盟店,呼吁涉事家长找当地相关部门进行维权;并表示品牌方声誉遭到极大影响,也是受害者。


实际上,据北国网记者调查及网友爆料,其北京门店于2019年年末就已闭店,甚至闭店之前的一个月还在大量招收会员。去年4月,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的深圳分部闭店,如今仍旧拖欠家长的预付款数百万元。杭州、惠州、天津等地的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也都陆续停摆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无论是深圳分店还是沈阳、杭州,其关闭的方式都如出一辙,先是给家长发微信称暂停课程,后通知家长可转课,最后不了了之。


疫情加速早教行业洗牌



自2002年以来,早教行业内机构倒闭、卷钱跑路,家长退费、维权困难的事件数不胜数。


确实,受疫情影响,多数早教机构的线下门店大半年未能营业,转战线上有烧钱烧力,不现实。再加上目前我国早幼教行业还处于初期阶段,发展不成熟、缺乏规范监管,行业内的风险也是大大提升。许多机构身处合同纠纷,或面临经营异常、行政处罚的风险。


据企查查数据显示 ,托育企业数量增长的同时,相关风险信息数量也迅速增加,2020年风险信息量达到235条,超过往年总和。其中,企业经营异常提示居多,占38%,其次便是行政处罚。可以说,此次疫情加速了早教行业的洗牌。


但总体来看,早教行业市场还是具有较大的增长空间。


近两年,生育政策不断放开、家庭收入增多,消费升级、人们观念逐渐改变,年轻家庭对于早教托育的需求越来越大。国家也不断有相关政策出台。今年1月,深圳市消委会公布了《深圳市早期教育行业自律公约》,设定了购买课程“七天冷静期”、合同期内退费等有关规定,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规范作用。


本文链接:http://dkood.com/guanyuwomen/529.html

为您推荐